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您好!今天是2018/2/19 21:52:48 星期一,书画新闻/资讯/信息/查询/资源/学术/交流/收藏....
 
樊枫
发布日期 2007/4/29 13:00:56 点击量 5418

 

 

 

 

都市水墨与都市情结——樊枫中国画艺术新论 

樊枫:1958年出生于武汉,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。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湖北省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术委员会委员。国家一级美术师。

    毫无疑问,现代社会的工业化、都市化进程是当代每个画家不可回避的事实,然而水墨画的艺术母题、美学标准几乎一直延续着几千年积淀下来的模式。时代的高速列车,已经把我们带到了一个远离传统中国画所特有的小桥流水,鸟语花香的情境无比遥远的现代社会。今天再去复制传统的山水画意境,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。中国绘画的新格局,并不意味着对自己曾有过的艺术传统完全否定,也不意味着要建立的新格局别出新栽,它乃是建立于对传统、对文化智慧最充分的承认基础之上,并给予最充分的吸取。应该说,当代中国画的全新形态必须是动态的、开放的、它能够对自身作出新的选择、判断、取舍、勇于吸纳迄今为止的人类创造成果,同时,它又是自信的,在不断扬弃中走向新岸。
    把目光从田园转移到都市,而都市这个人类最伟大的创造,不仅是确定一种新的绘画题材,更重要的是认识上的飞跃。都市水墨画的出现,是和我国整个艺术氛围分不开的。画家樊枫的触角似乎已探到了时代的敏感之处,他用传统的笔墨纸砚或者新的手段表达他自己的同时,从瞬息万变的都市生活中,提炼出可以感动和震撼观众的形象。概括和提炼、取舍与加工,营造上投射出强烈的个性特征,使画面产生新奇的魅力,这魅力产生在我们被画面唤起的,对平凡景物的微妙情感。


画家樊枫

    这里,我们在传统山水画中见惯了曲径通幽的抒情已荡然无存,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鳞次林比的建筑群,楼群形成起伏的“山峦”,并使其隐约地融入云雾中,城市的一些建筑符号如栏杆等,也深藏于浓郁的林木里。《绿色家园》不是都市某一局部的复制,而是画家运用构成、色彩、线条和肌理的变化,创造出的一种氛围和情调,从而建构起新的视觉符号。作品反映了现代都市人的生存状态和思想理念,同时也体现出作者对于传统水墨画的继承和发扬。《绿色家园》在强化人文景观中有意将树木人格化,形成了人化的生态美。繁茂浓密的林丛使人联想到城市的繁华。画家樊枫塑造的这种境界,清新而壮亮,雅丽而韵度,洋溢着一派春天的气息,收到了都市交响音画的效果。
    当获得“第九届全国美展”优秀奖的《绿色家园》,在日本巡回展时,福冈亚洲美术馆研究员寿子说得好:“《绿色家园》描绘了自然与城市相得益彰的美景,也许现实与之相反,正因为存在城市开发造成毁坏森林的问题,才产生了这一作品吧!”著名美术评论家杨说浦先生说:“读樊枫20世纪80年代至今的作品,我们会看到一个画家在语言和风格上,从探索到成熟的衍进递变过程。语言在中国画发展总体上说具有相对的稳定性,这种稳定性是各个历史时期的艺术家,创造出的共性相通的东西,成为今世宗继的传统。但在每个历史发展阶段中,语言又会出现不同的风格变化,使画种充满着生命力。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也是如此,在艺术家不同的发展阶段,时时在寻找并稳定个性的变异,风格相应的变化着,当语言出现相对的成熟时,作品风格面貌就具有了完整性。”


画家樊枫

    进入新世纪的樊枫,对城市水墨的创作倾注了更大的热情。他希望用中国传统水墨画的表现形式,来展示现代都市的面貌、心态、情感和观念,使中国水墨画这一古老的艺术形式,在当代文明的土壤里更健康的生存和发展。2001年《雨过西陵》获得湖北省“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80周年美展”银奖,入选“全国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80周年美展”,《满庭芳》入选“第二届全国中国画展”,以及《忙碌的春天》获得“首届当代花鸟画艺术大展”铜奖,这些更坚定了他锻铸风格,革新面貌的决心。
    当我们述评了樊枫近期的“都市水墨”,再来翻检一下他的创作旅程,也许有助于我们更深刻地走近他。樊枫的都市水墨创作可以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初期,他的一幅《都市交响》,给当时沉寂的中国画坛激起一波涟漪。呈现在我们面前的画面:顶天立地的塔吊斜插蓝天,一栋栋楼房如春笋般拔地而起。作者以富有魁力的直线,巧妙地将塔吊和脚手架揉合在一起,单纯、粗矿的垂直线,仿佛像谱写乐章的五线谱。就在这抽象的线结构中,作者通过坚实的造型和强烈的黑白对比,向人们展示了都市建设的壮丽图景,谱写了一曲赞美现代化建设的交响诗。当时,我曾在一篇文章中这样写到:“啊,正是这样的画面,使我们感受到新的时代崛起的巨大力量,同时也欣喜地看到画家樊枫,正把创作的视野拓展到火热的现代化建设之中。从那落笔大胆,直抒胸臆的画幅中,我已朦胧地感受到他迈出的脚步声。”
    在此期间一大批作品应运而生,《市郊》等作品(见《江苏画刊》)带有深深的“都市情结”。那点线的灵动洒脱,水墨的淋漓酣畅,以及用灵秀的空间感构筑起来的意境,洋溢着浪漫的“都市水墨”情怀。苏珊·朗格认为,艺术即人类情感符号的创造。樊枫显然受到了这种论述的启示,且高度重视符号的情感性和表现性,并努力寻求属于他自身的形式语言。他的艺术符号是合成中的分化,具有强烈的光色视感,并以这种特殊性有别于今人和古人的山水画,成为表现他那宏观的哲思,亢奋激越的生命意识的相应的语言,同时奠定了他“都市水墨”在中国山水画中的重要位置。
    樊枫曾于1996和2001年赴德国学术交流,在古老的国度里,尽情地享受那些先贤们曾经感受到的,及他们所创造出的艺术成果,重新体验他们的艺术所表达的深长意蕴。他探索着确立“自己”,他希望“自己”这个词不仅仅停留在技法差异上,而要求在气质差异中。樊枫似乎想在作品中,寻找一种更为自由的意义:即通过对社会自然与本体存在的超越,而达到人在自然与社会面前,作为主体的自我设定。我们从他在德国的个人画展,从《罗佛·汉莎中的阿尔卑斯山》、《浮云连蟑》、《暮降巴黎》、《冬天的威尼斯》等作品中,我们已感受到了这一体验过程。樊枫游历欧洲诸国,他认为最大的收获是,悟到自己未来的艺术道路:只有在艺术的主体和本体上,真正具有民族精神与民族特色,才具有世界意义。中国水墨画的前景,无疑是一种多元并存的局面。传统也好,现代也好,传统和现代之间的也好,自可以互不相悖,各显神通。画家樊枫的努力同样是指向这个大目标。经过20多年对笔墨的磨砺,他成功的创造了一套属于自己的形式语言系统,无序自然状态的陌生感,被改造成整合有序的规范化。这种整体形象的形式化结构,是主体对人生宇宙本体生命的独特感受和审美评价。
    纵观樊枫“都市水墨”系列,其艺术特点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。一个是在形象符号上从写生而具的写实,走向略带装饰性的变形意味,从简生笔硬到丰满稳健;另一个是在色彩上的应用,他已经摒除了粉色的结合,而是在中国画传统颜料中建立温润清馨的色感,使画面情愫透过色调打动人。当画家用自己的审美目光观察世界的时候,他找到的表现符号和色彩感觉本身,就带有了明确的个性,这样,他的画面完全统摄在自我设想的意境之中了。因此,我们就可以在樊枫的作品中读出诗化的情感,读出作品的精神境界。

中国画需要设定边界吗? 
  -在中国画创作实践中的思考/樊枫


 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名家联盟数据库 | 藏品展示 | 网上淘艺 | 关于我们
Copyright (c) 2006 shcq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书画传奇网
值班手机:(0)13938581571 客服:0371-68026606
EMAIL:shcq2006@163.com
  豫ICP备11012086号
技术支持:蓝创科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