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您好!今天是2018/2/20 13:37:39 星期二,书画新闻/资讯/信息/查询/资源/学术/交流/收藏....
   

画家李伯安(1944-1998)离开这片画坛已整整十年了,但他的传奇国画巨著《走出巴颜喀拉》依然烙印在有幸观其画的人民心中无法随时间忘去。李伯安出生在河南洛阳,是20世纪末一位漠视功名、不求闻达、默默耕耘于国画人物之苑的艺术赤子。他广采博纳,融汇中西,大大地丰富了国画人物艺术语言的表现力。他痴情于北方老农,画风老辣而雄放。他历时十载创作的人物长卷,以中华民族的母亲河——黄河为创作的构思依托,用群像似的构图,从黄河之源圣山巴颜喀拉画起,通过一组组苍茫凝重的艺术形象和浩然大气的节奏安排,寄寓了大河东流去的万古豪情,彪扬了中华民族赖以生存、发展并能够自豪地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黄河文明。作品以它高昂的立意、恢宏的气象、精湛的刻画和独具个性的艺术语言,当之无愧的跻身于中国人物画经典作品之列。长卷高2米,长121.5米,共有十段。1998年5月2日,画家倒在了正在创作中的人物长卷之前,他把自己完完全全地融进了“巴颜喀拉”那一派漫天皆白寥廓无垠的圣境。

生命的赞歌——————《走出巴颜喀拉》简介

基本完成的水墨画长卷--《走出巴颜喀拉》,耗尽了画家李伯安的最后一滴心血。这幅花了整整10年时间的作品,气势磅礴,震撼人心,有极强的感染力。画面上那一个个刀劈斧凿如雕似刻的人物形象,充分显示了中华民族的风骨,像一座座巍然屹立的高山,横亘在我们面前。

青藏高原,那是一片神奇的山地,是地球上尚未完全开垦的最后一块处女地,是人类现代文明尚未来及污染的圣土。有多少人为之魂牵梦萦?有多少人为之竞相折腰?现代水墨人物画,是当代画家孜孜以求的最高境界,用国画形式来表现这一领域,是一个极具挑战性的工作。为此,有多少画家殚精竭虑夙夜挥毫?伯安即是其中一个。

《走出巴颜喀拉》

大画自1988年开始酝酿,至伯安1998年5月去世,历时整整10年。这幅已成为遗作的长卷,高1.88米,长121.5米,具体描绘了266个神态各异的人物,全画共分圣山之灵、开光大典、朝圣、哈达、玛尼堆、劳作、歇息、藏戏、赛马、天路10部分,可谓煌煌巨作。

《走出巴颜喀拉》之一《圣山之灵》

第一部分:圣山之灵(绘于1991年,1995年)
此段高2米,长13米。
前面是长长的序曲,如云如霞如烟如雾层层迭迭浓浓淡淡深深浅浅若隐若现的墨韵,布满个整个画面。画面中,隐约可见牦牛的头骨,图腾崇拜物,木杖、面具以及神秘莫测的圣境。序曲后,是三组正虔心朝拜的人群。第一组是两个躬身朝拜的老妇,第二组是一个老人、一个孩子和五个手持经轮的藏妇,整个画面的气氛显得热烈、严肃、华贵、凝重、扣人心弦。

《走出巴颜喀拉》之二《开光大典》

第二部分:开光大典(绘于1990-1998年)
此段高2米,长19米。
排列整齐的喇嘛仪仗队,举着各色旗子,吹奏着长短喇叭,拍打着法器,浩浩荡荡,场面十分壮观。蓝天白云下,喇嘛们神态严肃,衣袂飘飘,口中喃喃颂经,给大典笼罩上一层庄严神圣的气氛。
接着,又有三四个喇嘛在扶着旗杆,后面有几人正用力拉着绳子,好像正在进行一种仪式。喇嘛前面跪着两个老妇,合十的双手上,写满了岁月的沧桑。老妇的身后,站立着一位闭目念经的喇嘛,正祈求上天赐福给人们。

《走出巴颜喀拉》之三《朝圣》

第三部分:朝圣(绘于1996年)
此段高2米,长9米。
飘飘洒洒的经幡后面,走着一群虔诚的朝圣者。一位看不见面目的青年走在最前面;隔着经幡紧随其后的是10个边走边拜的人群,其中一位姑娘脸朝前方合十,显得分外突出;第三组在画中间,一汉子两手举过头顶紧紧合十,他身旁的老奶奶与一小伙子相依相偎,一位更老的婆婆两边各有一人扶持,三人一起前进;三人以后,又有10人一组群体,画前面,一位手捧哈达的中年壮汉,正立起身来,遥望远方;再后面,又有一组四人群体,躬身朝拜。这段画画面气氛肃穆庄严,令人神往。

《走出巴颜喀拉》之四《哈达》

第四部分:哈达(绘于1994年)
此段高2米,长6米。
画面上,除了高举的哈达,就是一片赤裸的脊梁,除了前面一位躬身的老妇外,所有的人全都背对观众。画面墨色凝重,浑厚质朴,人们情绪激昂,如痴如狂,呈现一派精卫填海、夸父追日般的献身精神。


《走出巴颜喀拉》之五《玛尼雅》

第五部分:玛尼雅(绘于1997年)
此段高2米,长8.5米。
画面前景是扎满经幡的木柱和柱上飘扬的彩带。相距较远一段距离,又出现一组三人人群。前面是一位老人,后面是两位低头的年轻的藏汉,画面上四人全部站立,表情适意恬美,整个画面天高云淡,风清日暖,辽阔深邃,宁静安谧,充满了人和自然的和谐与统一。

《走出巴颜喀拉》之六《劳作》

第六部分:劳作(一稿绘于1997年,二稿绘于1998年)
此段高2,长9米。
画面的最前面是一位背人而坐正在织布的妇女,她的左边有一位背背篓的老妇正弯腰对她指点着什么,织机的前面坐着两位观看的妇女;第二组人由一位坐着的妇女和几位站立的男人组成;第三组前面有两个神态娇憨的孩子,他们脚下卧着一只狗,他们后面,站着五位议论风生的男人们;第四组是一位手里捻着毛线背上背着孩子的妇女。这是一幅为生活而劳作的工作画面,人物安排疏密有致,形象朴实生动,尤其是最后一位妇女,边带小孩边干活,确是中国劳动妇女的真实写照。

《走出巴颜喀拉》之七《歇息》

第七部分:歇息(一稿绘于1997年,二稿绘于1998年)
此段高2米,长9米。
这是一幅表现藏民和平友好生活场景的画面。最前面有一老一小正往这边走来,前面一位老太太弯腰在地上寻找着什么;后面有七个人在说笑,中间有两个人坐着在说话;往前,又有三个在聊天;右前景是一个抱着孩子拥炉待炊的女人,她的身后是10个做着各种活计的人们,她的右面有一位妇女提着水桶刚刚打水归来;画面最后是一个正往外走的汉子。人们神态自在安闲,表情轻松愉快,充满着对生活的热爱和对生命的珍惜。

《走出巴颜喀拉》之八《藏戏》

第八部分:藏戏(绘于1996年)
此段高2米,长9米。
这是一段反映藏民在节假日娱乐活动的画面。画面上出现了大大小小20多个藏戏特有的面具,彩带飘扬,乐器声声,假面狂舞,欢歌如潮,把藏民的欢乐一阵阵推向高峰。

《走出巴颜喀拉》之九《赛马》

第九部分:赛马
此段高2米,长9米。
画面分四个部分。画中间两位骑手并驾齐驱,你追我赶,他俩后面,一位骑手紧紧跟上;左面,四位骑手争先恐后耀马扬鞭,再往左,一位骑士不甘落后,飞马狂奔;右面,两位骑士马嘶人喊,争抢而来,冷不防一马飞骑斜穿而过,后来居上。画面上,热气腾腾,狼烟动地,尘土飞扬,充满了与天奋斗其乐无穷和不甘落后一往无前的奋斗精神。

第十部分:天路(绘于1991年-1995年)
此段高2米,长30米。
这段分为开光、劳作、生活、朝圣、天葬几个部分,但她的意义决不是和前面简单层次上的重复。比如:开光部分,这一段也画了长长的一段,但除了几个吹喇叭的喇嘛形象外,却几乎没有太多雷同。而中间部分的几个精彩绝伦的形象,却绝对是独一无二的。至于天葬--这一光荣随着鹰背远去的苍茫,更是在无意之中,成了这一巨作的天然结尾。

《走出巴颜喀拉》之十《天路》上
《走出巴颜喀拉》之十《天路》中
《走出巴颜喀拉》之十《天路》下


由于伯安作画从不苟且,每一笔每一画,都无不认真对待,因此,他的每一遍稿,都有着不同的特点和收获。大画的浓笔泼墨重绘,以及由此给人们带来的震惊,是无可替代的。特别是其中的几个主要形象,其生动、细致、刻画入微,充满着打动人心的力量。然而,雷同的形象也不是完全没有,比如:抱着孩子坐在灶具旁的妇女就和后面出现的形象基本相似。

《走出巴颜喀拉》之十《天路》局部一

这大概是伯安的遗憾,因为死神毕竟没给他留出时间全面整理自己的画稿;这也许是画家的有意保留,因为虽有个别形象重复,但在整体艺术的处理上,实在各有其独到之处。在他一生不懈的追求中,他独特的绘画语言在晚期已逐渐形成。他以自己不寻常的画风和扎实深厚的功底,努力表达了自己对这块土地以及这块土地上的人民的无限深情。

伯安本人是质朴的,他单纯的近乎赤子;伯安的画也是质朴的,质朴的只剩下三种颜色,更多的时候,除了墨,他甚至舍弃了其他所有表现手段,只是凭借着祖宗留下的传统的线和墨来表述自己希望表述的一切。

墨色、墨韵、墨块、墨团、墨气纵横、墨势淋漓,伯安在自己的作品中,尽情发挥着这一切。然而,伯安画中最能打动人的还是那些神态各异的形象。

《走出巴颜喀拉》之一《圣山之灵》局部

中国西北的土地是贫瘠的,藏区高原的生存条件则更为严酷,可在伯安的作品中,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沮丧和胆怯。在大自然的暴虐下,藏民们以一种乐观平和的心态,来平静地面对这一切。他们世世代代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,劳动生活,用他们的双手,浇开了一朵灿烂的民族之花。伯安留下的,是风刀霜剑在他们身上刻下的印痕和标记;是烈日严寒在他们脸上施下的伤痛和疮疤;是他们与天搏斗的顽强意志和昂扬的向上精神。

这是一首气势恢宏的高原生命的赞歌。

1998年10月整理伯安遗作时撰于郑州,刊《河南日报》1999年5月15日


发布日期 2008/6/3 9:52:14 点击量 5460

李伯安作品选


 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名家联盟数据库 | 藏品展示 | 网上淘艺 | 关于我们
Copyright (c) 2006 shcq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书画传奇网
值班手机:(0)13938581571 客服:0371-68026606
EMAIL:shcq2006@163.com
  豫ICP备11012086号
技术支持:蓝创科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