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您好!今天是2018/2/20 13:30:24 星期二,书画新闻/资讯/信息/查询/资源/学术/交流/收藏....
   韩羽 (1931.2—) 山东聊城人。 擅长漫画、中国画。历任《邯郸农民报》、河北省美术工作室、《河北画报》、河北工艺美术学校编辑、教师,河北美术出版社总编辑,河北画院专业画家,一级美术师。中国美协河北分会名誉主席。中国美术家协会 理事。曾获中国漫画金猴奖荣誉奖,鲁迅文学奖,全国封面设计优秀奖,全国插图优秀奖, 布尔诺国际实用美术展铜奖。 出版有《韩羽画集》、《中国漫画书系•韩羽卷》、《韩羽杂文自选集》、《韩羽小品》等。设计人物造型动画片《三个和尚》、《超级肥皂》获文 化部奖,首届电影金鸡奖,柏林国际电影节银熊奖,麦丹国际儿童电影节银奖等。水墨漫画、书法作品入编《中国现代美术全集》。 1931.2.10 -山东聊城人。 1948年参加工作,曾任美术编辑、美术教员 。现为河北画院一级美术师 。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,美协河北分会名誉主席 。擅长水墨戏曲画、漫画 。 1986年被评为河北省文化系统一等功 。水墨书《武松找虎》,获第十一届布尔诺国际实用美术展览铜牌奖;封面设计《大街上的龙》获1980年全国书籍封面优秀作品奖;《离婚》插图获1981年全国插图优秀作品奖 。任人物造型设计的美术片《三个和尚》,获首届金鸡奖最佳美术片奖、丹麦第四届国际童话电影节银质奖、柏林第三十二届国际电影节银熊奖等

画家韩羽趣闻画事


  

未见韩羽之前,就知道他是闻名全国的漫画大师和杂文高手。他那画中有文、文中有画的组合,可以说是个创新。一个与韩羽相熟的朋友,每当提及韩羽总是滔滔不绝,甚而手舞之、足蹈之,可谓忘情之至。

朋友说,韩羽这人实在。“文革”时期,韩羽落魄,儿子受其牵连,找不着工作。后来好不容易认识了一位厂长,儿子得以进了工厂。韩羽自是感激万分,躲进斗室,使出高超画技,画出一张《西游记》人物全图,献给了那位厂长。可厂长不识货,竟被韩羽的一个徒弟用一张极普通的画将那张《西游记》人物全图换了去。韩羽闻之寒心彻骨,从此再不将画轻易许人。

朋友说,韩羽脾气拧。他拧劲儿上来了,不达目的决不罢休。一次,韩羽为学校的一点公事从保定去省文化厅讨个批示。可文化厅的一位干部竟无视韩羽,没看材料就让他走。韩羽问啥时批,那人说:“等着吧”韩羽拧劲儿上来了,“我就在这儿等着。”那人起身要走,韩羽猛地一拍桌子,吼道你今天不看材料不给批,就休想离开那人哪见过这阵势,竟被震住了,不仅乖乖签了字,还毕恭毕敬地把韩羽送出了门。

韩羽不仅拧,还倔,倔劲儿上来,天王老子都不怕。改革开放之初,韩羽的书画在海内外名声大振。一次,某市一位领导要出访日本,听说日本人喜欢韩羽的画,便备了礼物上门求画。这事搁在有些人身上,恐怕早乐颠儿了,可韩羽愣不买这个账。道是:“你去日本又不是我去日本,找我要画做什么”把人家顶得无言以对,你说可恶不?

朋友说,韩羽这人糊涂,有时糊涂得忘了自己是谁。80年代初,韩羽刚调到《河北画苑》任总编时,一次单位组织全体职工去看电影,韩羽同大家一起上了大轿车,可电影快开演了,车还没有启动的意思。大家自然催促,组织者答复说等总编呢。韩羽闻听,气不打一处来,说什么狗屁总编,架子这么大,让一车人等他。大家当时还不认得韩羽,于是,有人也跟着骂开了,正骂得起劲儿,车外的组织者见到车中的韩羽,忙叫道:“韩总编,下边的轿车等了半天了,你怎么在这儿”韩羽这才知道自己正是那个挨骂被等的总编,全车人见状,大笑不止。

知道了韩羽这么多事儿,自然就关注起他来,便时常找些韩羽的书画作品翻看。有人说,看他的画如读杂文,有讽刺,有幽默,有揭露,有鞭挞。

咱虽不通书画,字还是认得的,而韩羽的许多画都有跋,这些跋,大都简短深妙,如同画的注释,画的魂魄,实在是越看越有味儿,更不时得其妙处,乐而开怀。特辑录几则,与大家共赏。

先看四张叶子牌并列的一幅画,其跋是:英雄聚义,当年在梁山上;如今在纸牌上。

话虽短,却尽多言外之意。叶子牌,即旧时民间的一种纸牌,牌数108张,每张绘一梁山人物。这些人物当年在梁山大块吃肉,大碗喝酒,祸福同当。不料想后来却在人们手中“争斗”起来,不是你压我,便是我压你。其实,将梁山好汉弄到赌博场来,倒也并非风马牛不相及,因为宋江等人“杀人放火受招安”本身不是更大的一场政治赌博吗这无疑是一种幽默,这幽默本来就在民间存在着,却让韩羽发现并点破了,不能不令人称绝。

再看《贵妃醉酒》的跋:唐明皇驾幸西宫,找梅妃卿卿我我去了。杨玉环醋意大发,于是看大杯伺候,看来酒乃碱性之物,宜解酸也。

后两句可谓糊涂透顶,却也搔到了痒处,贵妃听了当也破颜。

《关云长》的跋则是:关云长的“义”,很有点近似贾宝玉的“情”。贾宝玉固然钟情于林妹妹,但也用情于宝姐姐,故曰“情种”。关云长义扶汉室,又义释曹操,当也名之曰“义种”。

这简直有点恶作剧了,将关老爷和宝哥哥愣扯到了一起,实是老大不敬。不如此,世人又怎能看破关老爷那“义”字背后的滑稽。可谓于匪夷所思处乘隙一击,实在妙不可言。

以上这几段跋,只是从韩羽画集中信手拈来的,不仅挂一漏万,更是难尽其妙。但仅从这些跋中已可体味到韩羽的机智和深刻了。这也许是许多人喜欢他书画的原因之一,起码笔者如此。

或许是听了韩羽许多轶事,看了他许多奇书怪画的缘故,笔者想象中的韩羽也是怪模怪样的——高额头,大嘴岔子,一脸的盘根错节,藏满狡黠和神秘。及至为《保定晚报》事去省城见到了他,竟大失所望。他的样子竟比普通人还普通。和善的神情,黝黑的肤色,一口浓重的山东腔,哪像什么大画家,简直是十足的乡巴佬。这一点韩羽并不忌讳,他就自称是从高粱地里钻出来的。韩羽自幼没上过什么学,也没进过科班,他的书画完全是靠自己一点一滴地摸索出来的。

笔者问,搞艺术有什么诀窍没有他说,有,就是苦练。他说小时候家乡有个药铺,药铺里挂着一张关公像,活灵活现,像是要从画里走出来似的,他喜欢极了。但又无法将它取走,于是就死盯了一会儿,回家用染料在粉连纸上画,然后再去看,再画。这样做的好处是,能把画中最传神的东西记录下来。久而久之,就形成了自己的风格。即不求形似,但求神似。

笔者又问他,艺术到底是什么他又举例说小时候家乡有个奶奶庙,庙里供着一对童男童女。可不知哪家孩子捣蛋,把童男的牙齿染黑了,童男的样子一下子可怕起来,以至大白天他都不敢朝庙里看了。他说,由此观之,艺术就是恰到好处,点到为止。试想,如果把童男的整个脸都染黑了,那恐怖的效果肯定差得多。

有幸的是,笔者亲眼见到了韩老的艺术实践——他在为《保定晚报》题词的时候,写了一张,说不行,揉了。然后又写,又揉了。直揉了七八张。他似乎看出了笔者不解的心思。说:没办法,搞艺术就得自己跟自己较劲儿。

听了他的话,受益匪浅。


 


发布日期 2009/8/17 15:14:09 点击量 4141

韩羽作品选


 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名家联盟数据库 | 藏品展示 | 网上淘艺 | 关于我们
Copyright (c) 2006 shcq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书画传奇网
值班手机:(0)13938581571 客服:0371-68026606
EMAIL:shcq2006@163.com
  豫ICP备11012086号
技术支持:蓝创科技